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金融 > 銀行>正文
假結構性存款整治在即
2019-10-12 09:39 作者:秦玉芳 郝亞娟 來源:中國經營網

秦玉芳、郝亞娟

近日,銀保監會下發《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開展銀行保險機構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9〕194號,以下簡稱“194號文”),其中明確提到銀行通過設計結構性存款假結構來替代保本理財或按保本產品宣傳銷售為侵害消費者權益的亂象之一,并將開展整治工作。

在銀保監會下發194號文之前,已有地方監管部門出手規范轄區內銀行的結構性存款業務。9月份,北京銀保監局已下發關于結構性存款的相關監管文件;另外,浙江、廣東等地區監管部門也對轄區內銀行的“假結構性存款”問題予以指導。

《中國經營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在結構性存款受限的同時,一些中小銀行積極推出定期存款產品攬儲。分析人士指出,隨著吸儲壓力持續上升,未來中小銀行將會在利率、期限、流動性、渠道等多方面進行產品調整,以增強吸儲能力。也有銀行人士表示,相比產品創新,改善客群結構才能從根本上緩解銀行的負債端壓力。

地方銀行“停售”假結構性存款

10月10日,銀保監會在194號文中提到,“銀行在產品設計方面,通過設計結構性存款假結構來替代保本理財或按保本產品宣傳銷售”作為銀行業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的表現形式之一,也是此次整治的重點之一。

根據194號文要求,各銀行保險機構和各銀保監局要成立專項工作組,制定專門工作方案,層層推進落實,主要分為三個階段,分別為自查整改階段、監管抽查階段以及總結匯報階段。文件規定,各銀保監局應于2019年12月15日前,向銀保監會消保局報送侵害消費者權益亂象整治工作報告。

記者了解到,在實際操作中,194號文提到的“設計結構性存款假結構”也就是假結構性存款,此前是不少中小銀行廣為采用的攬儲產品。普益標準研究員王偉指出,結構性存款因其計入銀行存款口徑、變相打破銀行存款利率上線限制、可作為銀行保本型理財的替代品等成為各類型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緩解流動性壓力、積極攬儲的利器,但絕大多數區域中小銀行并不具備發行結構性儲存款所要求的衍生品交易資質,因而部分區域中小銀行通過假結構性存款進行高息攬儲。

“假結構性存款未嵌入真實的金融衍生產品,或者到期收益不與金融衍生產品的實際交易行為掛鉤,導致能以接近100%的概率拿到預期的收益率上限。” 融360大數據研究院分析師劉銀平向記者分析,銀行通過假結構性存款高息攬儲,并且在宣傳的過程中對產品風險揭示不充分,給儲戶傳遞“低風險高收益”的錯覺,提升了銀行負債端成本,存在一定的市場風險和操作風險。

劉銀平告訴記者,追溯監管層對結構性存款業務的“態度”主要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2018年二季度,有效制止了不具備金融衍生產品交易業務資格的銀行發行結構性存款的行為;第二個階段是2019年9月起,對設計不合規的假結構性存款進行規范整治。

在194號文之前,已有地方監管部門發文規范銀行的結構性存款業務。9月,北京銀保監局發布《關于規范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指出,目前轄內銀行結構性存款主要存在四方面問題,包括產品設計不合規、風險計量不準確、業務體量與風控能力不匹配,以及宣傳銷售不規范。

記者同時了解到,除北京銀保監局之外,浙江、廣東等地區監管部門也采取相應措施規范轄區內銀行的結構性存款業務。

在監管的重拳規范下,包括上市城商行、小型城商行、農商行在內的浙江多家銀行均已暫停結構性存款業務。其中,浙江某農商行金融市場部人士表示:“我行的結構性存款在2018年7月已暫停發售。”

針對近日流傳的“浙江叫停假結構性存款”消息,記者向浙江銀保監局求證,浙江銀保監局方面回復稱:“我局認真貫徹落實銀保監會有關結構性存款業務的監管要求,通過窗口指導、治理亂象等方式,督促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規范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近期我局未專門發過‘叫停假結構性存款’的文件。”

廣東地區多家地方銀行業務經理均向記者透露,下半年來銀行的結構性存款產品都已經基本停售了,現在更多的是推大額存單或類似大額存單的替代類產品。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广东极速十一选五